• 2010-03-12

    今天地铁上,一对老夫妻踏着关门的滴滴声冲进车厢,车门即将在他们之间关上,老婆婆毫不犹豫把手伸在门缝里,车门再度打开,老婆婆奋力挤进入车厢。两人有些惊魂未定,相互望了一眼,慈爱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  那时,这道即将切断他们目光的门,如此可拍,以至于她忘记一切,浑然不顾危险奋力穿越。

    我们的世界就像是童话里《怪物公司》里那一道道悬在空中的门,芸芸众生,爬在其上跳来跳去的。

    现实没有那么美好,那一道道门后不是美丽的世界,而是贪婪和虚伪交织成的幻像,匆匆推开一扇门,还未坐定,就奔着另外一扇而去。

    我想,那看起来最豪华的门,一定是最后一扇门,推开他,你将眼睁睁看着他切断你的目光,而后沉入无边黑暗。

  • 2008-12-24

    冬衣 - [眼睛的前面]

    又逢圣诞,想起了那些年带着相机在外,隔窗看歌舞升平。

    天冷了,给自己加件衣服吧。

     

  • 近日已经习惯了慢节奏的上班生活。发现这个城市已经是极其精准的在运行,至少轨道交通是这样的。

    每天步行到八号线,约25分钟到虹口,然后转三号线。这个转车的过程非常有意思,一般我总是会在终点站乘上11:50或者11:55分那两班车。如果是前一班,转车的时候过马路一定是绿灯,如果是后一班那就一定是红灯了,我就会混迹在过马路的人群中,趁车辆的空档闯红灯,而且一般人多的时候就会心安理得了。大步流星跨上大概5楼这么高的台阶,还能保持平稳的心跳,过了闸机,还是台阶,如果这时候听见列车进站的声音,那基本上就是要加速了,到了站台,列车才刚刚停稳。冬季的车厢里大概是开了暖气的原因,再加上人多,沉闷中夹杂着说不清的味道。要命的是我因为刚才的加速,气喘的厉害,只好一边掩饰,一边在这样的空气中做深呼吸,我发现好像自己有了这样的能力,在深呼吸的同时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,就不会觉得气味那么难闻了。很可笑的掩饰,基本上过了一站就平静下来,气也不喘了,倚在门边看书,到站的时候探头呼吸下新鲜空气,然后继续,还好只有四站,天天如此。

    其实我最近在看村上的《远方的大鼓声》,红猪给我的,一本好书。现在上下班的时间是我唯一看书的时间,好书太多,来不及读。

  • 近日雨多,重新上岗。落水管里的雨水敲击声,异常宏大。

    前些日子因故丢失了一些数据,如丢失了一段生活记忆,竟至于当日寝食难安。数字化的时代似乎太可怕,磁碟浓缩了你的生活,我还是喜欢触手可及的感觉,做老古董也罢。

    即将完成第二次扫描,该做的还是要做。